永继

澄沙之味

店长,德江,若菜,都是普通世界里的可怜的普通人。我喜欢看他们,并不喜欢看他们坎坷的运气,而喜欢看他们在苦中浸泡,仍是麻木迷茫地生活着,这与成功学不同,他们经历了苦,无意义的强加的苦,并不能因此有所成就,因果律对他们而言像圆周率,也许画出来是个完美的圆,但一环一环没人能将这无止境的仿佛无理性玩笑一样的数字算出来。

其中我最喜欢店长的麻木样子。他们三个恰好对应在人世间受苦的三个阶段。德江是经历了凄风苦雨后疗愈的包容与平静,店长正在经历着沉重的一切,眼神常年是悲伤的,麻木地受苦活在世上,若菜长的很像我的一个高中同学,她的面相是带福气的,不像是我杜撰的正在经历即将开始受苦的前兆,不过我相信人在世上是一定会有苦发生的。虽然电影结尾,德江说人来到世上就是为了多看看多听听,以前喜欢德江这样的样子,以前也抱着这种希望看我的前路,但后来发生一些事,我不自觉会多关注着这种面孔,中年店长的表面麻木的痛苦,每天都在保持动态平衡的痛苦,在这种痛苦下继续生活着的样子,也可能那才是我以后会成为的模样。

我想那些成功毒鸡汤里的大佬们,虽然最终有世人无法企及的成就,但在这之前受的苦也更甚,可我不因为他们受更多的苦而喜欢看他们,在他们那里因果律是有意义的,你努力你聪明你美貌出身好就会有回报,确凿得令人心安也厌烦,再好的未来一眼能够看得到也没劲,更何况千篇一律,最讨厌打游戏看攻略了。而无意义的因果律是另一种残酷,像个无知的孩童,我当过孩子,没当过长老,宁可在我这样的孩子眼皮底下当只命运无常的蚂蚱,也不想在长老的监视下得到奖牌。(毕竟我小时候还是挺怕虫子的一般与他们井水不犯河水)

这样的人生观也算漏洞百出了,在随机变量面前根本站不住脚,不过能有点自由怎么地都行。

评论

热度(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