永继

北欧和匈牙利完全不同。在赫尔辛基的八月,除了一些来自中低纬度的游客穿着半裤,人人都裹得严严实实。在这里,飞机落地不需要检查护照,很多人英语说得很好,当地人见到亚洲面孔并不会多看几眼,也没有陌生人走在路上打招呼。游客在夏天把这里当作避暑山庄,到了冬天只有本地人蛰居,我们的房东老太太到了冬天会去她佛罗里达的房子住。
这里的建筑平均高度是德布勒森小城的两倍,物价是那里的十几倍。一本书就要20欧往上,我非常怀疑在他们这里,欧元并不非常贵,这只是防止外来游客把这里搬空罢了。
我们的旅店完全是别人的家,富有情调和设计感的装潢,白色衣柜里挂了许多不知是谁的冬季衣服,卫生间里用了一半的漱口水和香水,厨房柜子里面有很多精巧的瓷杯子,后来我们出去逛街,看到这种杯子26欧一个,我们每餐把它们拿出来喝水或还牛奶,吃完饭后又把它们洗净擦干放回原处。我们一边刷锅一边开玩笑说没有像我们这样的旅客,吃完还给人打扫的。
早上醒来的时候下着小雨,我们七个人撑着伞在街上浩浩荡荡排开,这里的人真的非常少,在极圈附近让人们彼此更疏离,也许他们的团结非常宝贵,仅仅出现在极端情况下,关乎生存延续。
路上没有人,我们随意拍照,商业街上有很多游客,他们笑声爽朗,聊天不断,而真正的芬兰人不会这样,他们拿着很高的福利,过着打了折的夏天,看起来并没有匈牙利人快活,但匈牙利人的快活仿佛也是泡在苦水里的,像我们一样。我很想知道北欧人冷淡的表面后面是更深的淡漠,还是和我们一样的苦。
20180812

评论

热度(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