永继

我害怕的东西有三: 蜘蛛、血、宇宙。蜘蛛像是刻在人类我基因里的恐惧,血大概是自己基因与一些幼年经历的过度遐想,宇宙真的是怕的没来由,宇宙本身就是原因。它太大了,大得令人心慌,我们在宇宙当中是什么呢?它有尽头吗?操,太恐怖了。活着还有什么意义吗。为什么别人面对自然的广阔与无限想到的是"与自然相比,自己的那点儿烦恼算得了什么,不如好好享受当下",而我想到的是"与自然相比,我又算得了什么,人活着还有什么意义吗"。不知道,不知道。如果这能让我与众不同成为特别的存在,我也没啥办法,无话可讲,无法可想。
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