永继

说话与动物

我想活得像个除人类外的动物。

我愿俭省一切的语言

一切知俱从感官中得

鸿蒙太初,春长冬藏,语言限制了我们,我们也在限制着语言。

我恐血时的感受至今没有一次恰到好处的文字能描述。

做一只非人类的动物,我俭省语言,俭省表情,俭省语言控制下的思考。

我发现我不剩下什么了。

语言让我成了它的奴隶,我必须时时服侍它,得到准确的表达。

评论

热度(1)